叶小文:文明古国“大国” 更待文化强国

2012/11/14
   中国是文明古国。“历史上与中国文化若后若先之古代文化……唯中国能以其自创之文化永其独立之民族生命,至于今日岿然独存。”(梁漱溟《中国文化要义》)
   中国是文化资源大国。先秦诸子、汉唐气象、宋明风韵……五千年文脉涵养出泱泱中华;天开万象、鬼斧神工、厚德载物,多元一体的中华民族创造的文化万紫千红。
   但近代以来,古国蒙羞,生灵涂炭;大国不国,文化安在?新中国改天换地,一穷二白却挥之难去。毛泽东在《论十大关系》中说:“我们一为‘穷’,二为‘白’。‘穷’就是没有多少工业,农业也不发达。‘白’就是一张白纸,文化水平、科学水平都不高。”要建设一个经济强国、军事强国,还要建设一个文化强国,这是几代中国人的强国梦。
   30余年改革开放,“穷”帽子大体甩掉了。但“白”呢?外人看我脱“穷”,惊讶地睁大眼睛;观我治“白”,却不屑地耸耸肩膀。不能不承认,我五千年文明古国、文化资源大国,至今还算不上文化强国。尽管我们文化建设成就斐然,但文化仍然繁而未荣。仅一斑可窥全豹:中国历来是“书香”之邦,但进入新世纪,全国500多家出版社的收入总和,竟不及德国贝塔斯曼集团一家的年收入。
   向外看,经济上的“人强我弱”开始逐步改观,文化上的“人强我弱”也应有所改变。作为社会主义发展中大国,中国是在世界社会主义处于低潮的情况下高举社会主义旗帜的。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随着中国综合国力增长,国际地位提高,要干扰和遏制中国发展,扳倒这棵大树,靠硬实力越来越难,于是人家就多在软实力上较劲,以意识形态渗透“围剿”。当今时代,谁占据了文化发展的制高点,谁就能够更好地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掌握主动权。
   向内看,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的矛盾仍然是社会主要矛盾。全面建成惠及十几亿人口的更高水平的小康社会,既要让人民过上殷实富足的物质生活,又要让人民享有健康丰富的文化生活,更好满足人民精神需求、丰富人民精神世界、增强人民精神力量。
   内察外看,审时度势,文明古国大国,更待文化强国。正在北京召开的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应着人民的呼唤,依照发展的规律,肩负历史的重任,紧扣时代的脉搏,第一次以文化改革发展为主题,制定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行动纲领。
   文化强国,不能一蹴而就,但积淀了几千年的文明古国和文化资源大国,人民群众中蕴藏着无穷无尽的文化创造活力,定能厚积薄发。只要我们纲领科学,行动扎实,改革创新,充分发挥人民群众文化创造的积极性;只要我们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有对中国文化根的尊重和扬弃、对中国文化魂的坚守和创新,也有对外国文化的包容借鉴,博采众长,食而能化,化而能食,就一定能建设一个与我国深厚文化底蕴和丰富文化资源相匹配、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总体布局相适应、与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目标相承接的社会主义文化强国。